德高國小-悠遊書海

關於部落格
好文共享.心得交流的所在
  • 752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分享網路優美文章:惜福+ 時間換智慧,優雅老去又何妨?

   隨著歲月的流逝,當頭髮漸漸冒出白髮,希望換得智慧,雖然日漸老去但是優雅長隨!感謝周遭陪同成長的各位夥伴!珍惜有你們同在!
 
惜福+ 時間換智慧,優雅老去又何妨?

惜福!
文/洪蘭
 
開學了,學校舉辦主管聚餐,同事們一個暑假不見,都有說不完的話,坐我旁邊的同事說:「真後悔沒聽你的話,我這暑假連買了三次彩券都槓龜,早知道把這錢捐給你,讓你買書送給偏鄉的學校。」
 
我很驚訝,念統計的人怎麼會去買彩券?因為我們都知道中獎的機率太低,而且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,我母親說:銅板丟到水裡還有噗通一聲,買彩券是連聲音都沒有,錢就不見了,所以我們家是不買獎券的。
 
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會想到去買?他不好意思的說:因為報上登前幾次彩券都槓龜,累積下來的獎特別大,他看了報,動了心。

我問他:如果中了獎,這錢要幹什麼?他說買房子,買汽車,買想要的東西。
我說:這就奇了,難道你現在沒有房子、沒有汽車、沒有你想要的東西嗎?
他嘆了一口氣,苦笑不語。
 
我想起最近看了一本香港媒體人所寫的書:這位作者是個性情中人,有一天,他突然起念要去西藏,就立刻付諸行動,在舊曆年前後,攝氏零下的氣候去了西藏自助旅行。
 
他住在沒有暖氣的旅館裡,吃著最原始的青稞麵加酥油,穿上所有的衣服,還在發抖,但是他在路上問每一個他見到的藏民:你們覺得生活過的怎樣?
每一個人都覺得很好,臉上都是安詳的笑容。他不瞭解,一個人怎麼可能一無所有而感到快樂?
在這趟旅行中,他每天問自己: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嗎?廣告每天打的「不滿足就是進步」是真的嗎?

我們有超過500種的洗髮劑,1,000種的飲料,1萬雙鞋,10萬件衣服供我們選擇,但是我們有比較快樂嗎?現代人的心中似乎有一個永遠填不滿的洞,他問:如果這個洞物質填不滿,那麼什麼才能填滿它?

他的問題令人深思。對照台灣最近發生的貪汙弊案,這個問題特別有意義。尤其是前消防署長把防災的錢貪去買金條,不顧台灣是個風災、水災、土石流斷的地方,這種「人命關天」的錢他也敢貪,真是令人髮指,太駭人聽聞了。
 
同一天,報紙上有另一則新聞:一位國軍上尉徐庭甫,在民國50年時,負責修建莿桐鄉濁水溪的堤防,因為颱風豪雨不斷,工程不能如期完工,他自覺愧對於國家、長官和人民,深夜舉槍自戕以示負責。
 
這兩個新聞擺在一起真是莫大諷刺,為什麼以前的小兵會知恥負責,現在的大官會厚顏無恥、草菅人命?我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?我們是否把禮義廉恥丟得太遠了?其實錢夠用就好,多了無益,「廣廈千間,夜眠八尺」。
 
林則徐有句話很好,「子孫若如我,留錢作什麼,賢而多財,則損其志;子孫不如我,留錢作什麼,愚而多財,益增其過。」
 
慾望是個可怕的無底洞,西藏人民可以一無所有而感到滿足,因為要先惜福,才能幸福。教育還是先正本清源,把禮義廉恥找回來,人心正了,所學的知識才有用!
 
 
時間換智慧,優雅老去又何妨?
文/洪蘭
 
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康納曼教授來台演講,我忝為他的《快思慢想》的譯者,因此受邀與他共進早餐。在早餐桌上,因為沒有媒體在場,他顯得很輕鬆,說話也就表現出學者的本色,有問必答。
 
所以當高希均教授問他對核四公投的看法時,他的第一個反應是:這是一個技術性的問題,應該由專家決定。他說技術性的東西不宜公投,因為人民未必有完整的知識來做決定。我一聽就暗自叫好,隔行如隔山,不是這個領域的,常常連專有名詞都看不懂,如何去作判斷?
 
他接著說,人是情緒的動物,常受好惡的影響,他舉神經學上的證據:大腦中,管理智的前額葉到管情緒的邊緣系統是條小路,但從情緒到理智是條大路,神經迴路的大小不同,訊息傳達的速度也不同,所以人氣起來會失去理智。
 
民主政治是選賢與能,領導者最主要的責任就是為全民做出正確選擇,並說服老百姓他是對的。我們問:若是老百姓不能被說服呢?他意味深長的微笑說:「時間會給他公道」(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)。是的,在歷史上留名的偉人都是能站在時代的尖端,看得遠,看得真,更敢獨排眾議,勇往直前的人。
 
這時,早餐端上來了,但是大家都顧不得吃,專心聽他講。我突然發現,這就是我在譯書時的感覺,覺得他的每一個字都深得我心。我大三時,修了「經濟學原理」這門課,授課老師是郭婉容教授,早期的學生不敢挑戰老師,郭老師上課第一天,便在黑板上寫下經濟學的第一個假設—人是理性的動物。但是我心中一直不以為然,人如果是理性的,那些無厘頭、匪夷所思的犯罪行為是怎麼出現的?後來走入心理學領域,發現實驗的證據都顯現人無法作理性的判斷,但是沒有人整合這兩個領域,直到這本書出來。
 
康納曼教授認為資訊的透明度代表了這個國家的文明度。羅素說「改變是科學的,因為它可以被測量,進步是倫理的,因為它充斥著主觀的價值判斷。改變不容置疑,進步卻充滿了爭議」。所以關鍵性的大事不宜公投,而且公投提案的寫法非常重要,它可以左右成敗,比如說,把一個新的癌症治療法寫成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,這時醫生和病人都會願意去試,但是把它寫成死亡率百分之廿,意願就低很多了。
 
陳述事實的方式的確會影響人民的判斷,銀行在推銷信用卡時,打出的廣告是日利率萬分之五,這看起來好像很低,大家就放膽去用信用卡消費,其實日利率乘以三六五天,它的年利率是百分之十九,那就很高,等人們發覺時,他已成為卡奴了。
 
公投有這麼多可操弄的變項時,我就了解為什麼他一聽說是技術性的議題,便提出警告了。看著他臉上充滿智慧的皺紋,我在想:年老有什麼關係呢?時間過去,換來智慧,能「優雅的老去」(aged gracefully)又何妨呢?
 
(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